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警卫室的小赵与小静

警卫室的小赵与小静

时间:2017-11-25 今天是一个假日,在小静他们可能去找小赵玩的日子,珊珊却不能如愿以偿的见到自己所爱的小赵,因为今天她的爸妈要带她返回外公家中。 珊珊在外是个非常胆小又害羞的女孩,因此久未回外公家中的她,突然看到外公以及几个陌生人站在眼前,仍然是怯生生的躲到母亲身后,不过她还是知道乖巧的喊了一声:「阿公!」 珊珊的外公显然十分高兴,一直笑呵呵的点着头,还对珊珊的爸妈说:「这孩子又长大了,现在小孩长的快,要记得多补充营养跟多买些衣服啊。」说完还掏出几千块说是要给珊珊添购衣物的。 而珊珊的爸妈也在半推半就之下收下了,接着几人才开始进入正题,原来珊珊的外公好像得了什么病,今天正要去医院做手术,而他这一辈子就只有珊珊母亲一个孩子,为了怕自己活不久了,才决定找来律师和几位公证人,确立自己的遗产分法。 珊珊的妈妈想当然十分担心劝道:「爸!你别想那么多啦,你一定会长命百岁、多福多寿的。」 珊珊的外公倒是看得很开,只听他说:「我能够来到人世中走这一遭,又能不经过什么大浪就简简单单的活到七十几岁,已经很不错了。『人生七十古来稀』虽然你妈走得早,而且死前也很遗憾没能给我生个男孩子承继香火,但是老实说你妈是我这一生最爱的女人,能够跟他相爱,已经让我很满足了,加上又能看到你长大成人,还给我生了个那么可爱的孙女,我也算不枉此生。」 「爸!」珊珊的母亲眼中含着泪水喊了一声,珊珊的父亲也将她们母女俩的手握了一下。 只听她外公继续说:「好了!好了!先听听看我怎么分吧,我打算把我遗产的三分之一拿去成立一个基金会,帮助那些生病无法负担医药费的人,而且由妳担任监督的工作,这也是你妈生前的遗愿,可惜当时还没有能力帮她达成愿望,剩下的三分之二则由妳跟珊珊继承,这样有没有问题?」 珊珊的母亲轻轻的点着头说:「爸!你怎么决定都好,既然是妈的遗愿,又是能帮人的,全捐出去也无所谓。」 「你这孩子就像妳妈,一样都那么善良,只知道帮助别人,都不会为自己打算。」 就这样几个大人在客厅商谈,此时有一个小女孩突然跑来找珊珊,原来这个女孩子是珊珊幼时住在外公家的玩伴,也是住在附近某个人家的小孩,她有个很美的名字姓幽名叫若梦——幽若梦 据说是因为当时他父亲不知为何说了句:浮生若梦四个字,才给她取了若梦这个名字,珊珊还记得她这个独特的名字,因此一看到她就喊了声:「小梦」 而这个女孩子也非常高兴的喊着珊珊的名字,两个小女孩就这样跑到其他的房间互诉离情了。 过了不久公証的律师他们陆续离去,而珊珊的爸妈也準备带珊珊的外公前去医院,原本打算带珊珊一起去的,可珊珊的外公却说让珊珊留着跟小梦一起玩,才不会在医院自己无聊,因此就变成叫珊珊过来关门了。 「珊珊,我们来玩游戏好不好。」珊珊回到房间后,刚好听见小梦这么说,可是,长期遭到小赵污染的珊珊,一听见游戏二字突然脸就红了起来,这当然是因为她想起了小赵跟她们所玩的那个『游戏』。 不知情的小梦看到珊珊的样子感到很奇怪,连忙问了一声:「珊珊,你怎么了?」 珊珊看向眼前的玩伴,此时的小梦也正张着水灵的大眼睛奇怪的看着珊珊,珊珊心中想着:小梦又可爱又漂亮,大眼睛、小鼻子、微红的嘴唇再到已经有些微凸起的胸部,还有那梳着公主头的乌黑及腰长髮,要是能把她介绍给叔叔,叔叔一定很高兴,不过在这之前…… 「小梦!我跟你玩一个很好玩的游戏,不过你不能告诉其他人喔?」此时的小梦哪知道珊珊邪恶的想法,只觉得好玩的点了点头,还伸出小指头準备跟珊珊打勾勾。 只见珊珊打完勾勾后就跑去将所有的门窗关上,然后叫小梦把身上的衣服脱下,小梦虽然感到奇怪,可还是照做了。 只见珊珊也螁下自己身上的可爱小洋装,然后将手伸向小梦胸前的两点嫣红,轻轻的抚摸着,接着又将头伸过去用舌头慢慢舔弄。 小梦感到胸前传来的异样感觉,不安的骚动着,然后问珊珊说:「你在做什么啊?好奇怪的感觉喔。」 珊珊一边含着粉红色的小葡萄,一边含糊不清的说:「再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很好玩的。」 只见珊珊不停的在小梦胸前努力,可是小梦只是一直笑着说好痒好奇怪的感觉,珊珊悄悄伸手到小梦下身一抹却没半点湿润,反而是再抹的那一霎那,小梦好像触电般的停了一下动作。 「呀……不要……好……奇怪……好奇怪的感觉……」珊珊察觉到小梦的举动就拼命的往小梦的蜜穴上抚摸,而小梦更是被摸的不停扭动身躯,在压制中珊珊无意的亲到了小梦的颈项。 「咦呀……!」小梦立刻发出一声非常可爱的娇喊。 珊珊听到这个声音,突然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接着一直往小梦的颈项、耳朵、肚脐,手心等地方乱亲。 后来才发现小梦对于耳朵还有颈项的反应最为激烈,尤其是脖子部份,只要珊珊轻轻舔舐,就可以让小梦发出长短不一的娇呼声。 「呀呀……呀!!!」就在珊珊亲吻一阵子后小梦突然将身子像虾子一样高高拱起,然后发出一连串的长音,接着就躺着喘气,胸前也不断急促起伏着,好一会儿才逐渐平息下来。 只见她还带着一丝喘息的问:「珊珊!这是什么游戏?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个游戏?」 珊珊看着满脸潮红的小梦说:「我告诉你妳不能跟别人说喔,这是一个叫小赵的叔叔敎我玩的,他对我们很好喔,很疼我们,改天也介绍你跟他认识。」 小梦乖巧的点头表示知道,然后就準备起身穿上衣服,不过,这个从此被小梦叫做小恶魔的珊珊,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放过她呢? 只见她从后头扑倒小梦,接着又朝小梦敏感的脖子亲下去,小梦立刻又浑身乏力的摊在地板,珊珊悄悄倒转身体,将自己的嘴巴对着小梦的壶口开始舔弄,就好像舔弄小赵下面那根宝贝一般玩弄着小梦的肉芽。 小梦的下面原本就比较敏感,想当然受不了如此玩弄,呼吸立刻又开始急促起来,而珊珊也被小梦的情形撩动,连忙对着小梦说:「也帮我舔一下。」一边说嘴上却仍没放鬆的舔着小梦的穴口。 小梦起初没反应过来还问了一声:「舔什么?」接着看到珊珊的动作随即明白,虽然不明白这些动作的意义,可身为女孩子的本能还是感到羞耻的红了脸颊,但是却也听从吩咐往珊珊的桃源洞口舔去。 不过初经此事的小梦并不如珊珊般有技巧,当然更不知道要如何刺激敏感点,只会一眛的像舔冰棒一样上下舔舐,不过这样大力的舔弄反而让珊珊尝到了异样的快感,只见两人越舔越快,越来越激烈。 直到小梦又一次达到高潮之后,珊珊更是乾脆坐起身来用手指玩弄自己的小穴。 「喔……喔……喔……呀……叔叔……叔叔……珊珊……珊珊好想叔叔……叔叔……珊珊要……要来了……」只听珊珊一面玩弄着自己的小穴,一面发出模糊的呓语,口中不停喊着她对小赵的称呼,就这样软倒在房间地板。 两人都不停的喘息着,彼此的柔荑紧紧相握,看着对方的表情,两个人同时笑了。 突然听到门口传来的说话声,正在喘息的珊珊连忙起身催促小梦穿上衣物,小梦虽然还是脸红红的不太有力气,,也不明白珊珊为何如此紧张,却还是听话的穿上了来时的连身洋装,连用来绑住长髮的红色蝴蝶缎带也在仓促之间带的有点歪了,不过总算两人仍是以穿戴整齐的样貌出现在父母面前。 很快的,她的父母又聊了几句以后,她的父亲就要带她回去了,而她母亲则是帮她外公收拾一些衣物,打算留在医院照顾她外公一阵子,临走前还嘱咐珊珊的父亲记得帮她跟公司请假,也吩咐珊珊要乖乖的听父亲的话。 而珊珊也跟小梦道别,并且答应有天会带她所说的那个叔叔给小梦认识,不过那又是新的一个故事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朋友妻(重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