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三十九章 愿赌服输(中)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三十九章 愿赌服输(中)

时间:2017-11-25 侯龙涛伸手拿起无绳电话,放到女人的右耳边。施雅满脸的潮红,尽量调节着呼吸,「嗯……喂。」「妈,我是小龙啊,今晚我不回家住了。」施小龙的声音很慌张,但她正被干得神魂颠倒,根本就没听出来。「你……你去……哪儿住啊?」「去同学家。」   「啾啾……」侯龙涛压下上身,右手摸着女人的屁股,在她的脖子上舔吻,又把舌头探进她的左耳孔里,还用鸡巴小幅度的抽插。刚刚被勉强压抑下去的性感又重新佔据了主动,「呀……嗯……小龙……去哪个同学家啊?啊……啊……」   「妈,你怎么了?在干什么呢?」施小龙虽然身处险境,但还是发觉了母亲声音中的异样。「啊……我……我在锻炼呢,你去哪个同学家啊。」一听母亲没事儿,施少龙就没心情多问了,再加上脖子上的大手有点儿开始用力的迹象,「行了,行了,你别管了,就这样吧。」   「他……他挂了……啊……啊……啊……又要来了……要来了……」施雅放开了声音。男人扔开电话,又开始大力的姦淫,还把缠住女人手腕的汗带解了下来,「一边儿做爱一边儿和你儿子通电话,是不是更爽啊?」   施雅的双手一恢复自由,立刻抱住侯龙涛的虎背,在他宽厚的背肌上摩挲,「你……你……好混……啊……万一被……被他听出来怎……怎么办……啊……嗯……」双腿紧箍住他的臀部,向里一带,力量超出寻常的大,男人竟然没法儿再抽动。两个人的身体一起痉挛起来,两股体液在女人的阴道中不期而遇……   大胖把手机收了起来,「小子,听话就好,让他趴着歇会儿。」两个手下搬来了一把长凳,剩下的人拉起施小龙,把他脸朝下捆在了凳子上,大腿绑在凳子腿儿上,正好像是跪着一样,胳膊绑在另两条凳子腿上。   施小龙虽然不敢反抗,但还是忍不住害怕的大叫,「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要把我怎么样啊?」「喊什么啊?」大胖踢了他一脚,「又不是要你的命,就是给你介绍了朋友。棍儿,过来,都给你準备好了,别不好意思了。」   一个瘦高的男人从暗处扭达扭达的走了过来,看走路的姿势就知道是个「二椅子」。「达哥你真是的,怎么把这么俊的小脸儿打成这样了。」那个叫「棍儿」的男人蹲在施小龙面前,心疼的摸着他的脸,「好可怜的小弟弟,让哥哥来为你解除痛苦吧。」   施小龙看着他,感到他的手在自己脸上滑过,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你……你别碰我,离我远点儿。」「唉呀,小弟弟还难为情呢,真可爱。达哥,你们不要在这里看着嘛,他会不好意思的。」   「我的妈呀,」听着棍儿那种男人捏着嗓子才能出来的娇滴滴的声音,大胖浑身都是一抖,「走走走,出去抽根儿烟。」领着一群人出了仓库,问最后一个走出来的人:「麻子,摄像机开了吗?」「开了,两台都开了,绝对质量一流。」   「啊!」几分钟后,仓库里传来一声如同垂死的尖叫,接着就是一声小过一生的「啊……啊……」惨叫,直到听不见声音了。「麻子,过去看看。」大胖捅了捅麻子。「我他妈才不去呢,看见不该看的,我怕晚上做恶梦。」   「达哥,那小子怎么得罪太子哥了,太子哥要这么整他。」一个小孩儿好奇的问。「死猴子整他了吗?死猴子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被带到这来。」大胖又点了一颗烟。「可……是太子哥他让我们……」「闭嘴,你没听见我刚才说的话吗?」大胖给了那孩子一个剽儿,「有的事儿不知道最好。」   大约半小时之后,棍儿一边儿繫着皮带一边儿走出了仓库,「小雏的屁眼儿就是好,真够劲儿。」「你丫戴套了吗?」「戴了戴了,我还给他口儿了一管儿呢,他的精液特浓,特……」「行行行行行……」大胖赶紧打断他,「别他妈跟我说细节,你丫这种人真他妈噁心。」   「怎么了,怎么了,」棍儿尖声抗议着,「同性恋就不是人了?你们才噁心呢,女人多髒啊。」「得得得,你给他穿上裤子了吗?」「穿了,那小子还没醒过来呢,可能是我做爱时太勇猛了,把他操晕了。」棍儿洋洋得意的说。一群人又回到了仓库里……   侯龙涛看了一眼表,推了推偎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我该走了,晚上还有点儿事儿呢。」施雅却抱得更紧了,「今晚别走了,好吗?小龙他不会来,你陪陪我吧,我给你做饭。」「不是已经做了两次了嘛,你还没爽够?」男人还是笑着起了身,开始穿衣服。   施雅也下了床,挡在他身前,把头枕在他胸口,「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我有多久没在一个让我倾心的男人怀里入睡,没在一个让我倾心的男人怀里醒来了吗?每次你来了又走,我都觉得好寂寞好难过,可是因为有小龙在家,我也没别的办法。今天他不回来,你就满足我一次吧。」捧住男人的脸,在上面不停的亲吻。   「好了好了,」侯龙涛听得出她说的是真心话,也真是怪可怜的,抱住她,「我是真的有事儿,是一定得走的。」看见女人失望之极的表情,赶紧补充道:「不过我答应你,我一办完事儿就回来,今晚一定抱着你睡。」   「好好,」施雅高兴得像一个小姑娘一样,抱着男人的身体直摇晃,「那你几点能回来?」侯龙涛又看了一眼表,已经快要6:30了,「十一点儿左右吧,你要是等不了就先睡,先把钥匙给我,我回来再叫醒你。」「我会等的,一定等。」施雅眼里都有了泪光了……   「小子,刚才爽不爽啊?」大胖把给一根儿烟塞进已经醒过来了的施小龙嘴里,他现在是被捆坐在一张椅子上。「呸……」烟被吐了出来,「我……我不抽烟。」施小龙脸色惨白,肛门处还是很疼,幸好没人看到自己受辱的情景,要不然真不如死了的好。别看他平时傲气得很,一点儿亏都不能吃,在这件事儿上想得倒是挺明白,被鸡姦了的事实是怎么也改变不了了,只要没人知道,也就不算什么了。   「我坦白告诉你吧,这件事儿只有两种解决方法,要么你明天老老实实的带我们去你家,把文件找全了,去办过户手续;要么我们就把你埋在山里,把你的车通过特殊渠道贱卖了,虽然会少挣一点点儿,但为了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也值得了。」大胖向天吐了两个烟圈儿。   施小龙现在根本没法儿思考,但起码还知道自己的命比一辆车重要得多,「好,我明天跟你们去办手续,但是你们就真的不怕我父母报警?」「当然怕了,哪儿有贼不怕兵的,所以还要你帮忙啊。」大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淫笑。   施小龙一惊,「要我……要我帮什么忙?」「嘿嘿,简单的很。明早咱们在你父母没上班之前就去,你就说我们是你的同学,我们会趁他们不备,将他们打昏,然后嘛……嘿嘿,虽说不知道你妈长得怎么样,但养尊处优的女人想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我们就拿她洩洩火。至于你老爸,就交给你棍儿哥哥了,哈哈哈。」大胖大笑起来。   「好啊,好啊。」棍儿高兴的在一边儿直跳。「我们会把全过程都拍下来,从你身上就能看出你父母都是有身份的人,我看他们不会希望那样的片子在市面儿上流通吧?」大胖说完,得意的翘起二郎腿。   「你……你们……你们,我决不会照你们的意思做的。」施小龙硬着头皮拒绝,虽然他被惯坏了,但还没坏到丧失天良的地步,这种事儿当然不会轻易答应的。他只想到这些人并不知道父亲不在国内,但这点一点儿帮助也没有,只会让母亲遭到更残酷的虐待,却没想到他们根本没必要跟自己说出计划,完全可以出其不意的动手。   「没关係,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他们正在外面挖坑呢,在他们挖好之前,你还有时间考虑。等他们挖好了,也不用我四弟来了,这事儿我就做主了,把你活埋了完事儿。」大胖搓了搓手,「好久没宰人了,今天就开开心。」   刚才确实看见几个人拿着铁锹什么的出去了,看来他不是在开玩笑,施小龙冷汗刷刷的往外冒,几乎要晕倒了,十几分钟里,脑中竟然都是空白的。「达哥,挖好了。」「好,你考虑得怎么样?」施小龙就像没听见一样,并没有回答。   「行,拉他出去。」两个人上来,连人带椅子一起向仓库门口拖去。椅子腿儿在地面上磨擦出刺耳的「吱吱」声,终于使施小龙回过神儿来,「我答应,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别杀我啊……啊……啊……」大哭了出来。两个拉着椅子的人停了下来,把他放正。   有剎车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接着侯龙涛就走了进来,其实他二十多分钟前就到了,一直在山口处等着来的,接到麻子的电话,才开了进来。「死猴子,你丫怎么才来啊?我刚说自己处理了这小子。」大胖迎了上去。   「是谁欠债不还啊?让我看看他有几个脑袋。」侯龙涛绕到施小龙身前,四目相对,两人都是大吃一惊,施小龙是真的感到意外,侯龙涛却是装出来的,夸张到连眼珠都快瞪出来了「施……施少爷,怎么会是你啊?」光是这称呼就够施小龙犯会儿傻的了。   「快,快把绳子解开。」侯龙涛边命令着,边亲自蹲下去为他鬆绑,「这……这是怎么回事儿?赵振宇,你他妈给我滚过来。」「太子哥,我……」赵振宇战战兢兢的蹭过来。侯龙涛扶起施小龙,「施少爷,你受惊了,我扶你去里屋休息一下儿。」   施小龙还在茫然之中,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就被搀进了小屋里,坐到了舒适的大沙发上。「我这就出去教训他们,这儿有电视,有游戏机,冰箱里有饮料,你随便用。」侯龙涛说完就出去了,关门时故意没撞上,留了条缝儿。   双手在脸上抹了又抹,用力的晃了晃脑袋,施小龙这才算恢复了点儿思考能力,「那个人就是侯龙涛?几次见他,他都没有大哥的架式啊。」发现了门没有关严,赶紧跪到门后,从门缝儿向外偷看。   因为小屋里的灯光比外面的亮,侯龙涛很容易的就发现有一块儿被挡住了,微微一笑,紧接着就怒吼起来,「你他妈给我老实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把施少爷抓到这儿来了?」「上……上上个星期,我去小月河那边儿找人,在游戏厅里碰见他的,立刻就发现他是个有钱的凯子,我就……」赵振宇把施小龙已经知道了的经过说了一遍。   「这个王八蛋,原来从第一天开始就憋着要阴我。」施小龙心中暗骂着,也怪自己太不小心,才会中了他的套儿。「啊……太……太子哥……别打……」听到赵振宇的惨叫,赶忙又把注意力集中到屋外,原来是他被一脚蹬在小腹上,足足向后退出五、六步才仰面摔倒。   侯龙涛跟上去,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你个小逼的,连我的话都敢不听,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再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骗钱,你不但违抗我的命令,居然还把目标指向施少爷,我看你他妈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猴子,算了吧,那小子是谁啊?你这么看重。」大胖不解的问。「他是施雅施局长的儿子。」「施局长?就是那个帮了你大忙的女人?」「是啊,别说以后我还有事儿要求施局长,就算没有,这件事儿要是在道儿上传开了,这个忘恩负义的恶名我怎么扛?」   侯龙涛越说越生气,又照着赵振宇的脸上就是一脚,赵振宇立刻双手捂脸,鲜血从指缝中涌了出来,「把这个小崽子给我拉出去,好好修理一下儿,起码让他在医院里住两个月。」「是。」麻子答应一声,带着两个人把赵振宇拖了出去,不一会儿就隐隐约约传来了他的哭叫求饶声。   「哎哟,哎哟,这是干嘛啊,涛哥,瞧瞧你,这么英俊的一张脸都气变形了。」棍儿笑嘻嘻的凑了过来。「去你妈的,离我远点儿。」侯龙涛指着他的鼻子骂了一句。「哎哟,吓死人了。」棍儿停住了脚步,委屈的说。   侯龙涛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上前两步,「你他妈没碰他吧?」「啊?碰……碰他?没……没有,没有碰他。」棍儿害怕的退后了两步。侯龙涛又转向其他人,「他说的是真的吗?」「是真的,是真的。」「大哥?」「啊……棍儿说的是真,他没碰过那孩子。」   施小龙压在心头的一块儿石头总算是落了地,那些人明显是因为侯龙涛很看重自己,而不敢告诉他鸡姦过自己,他们既然不敢说,自己又不会说出去,看来自己这一生中最大的耻辱是不会为世人所知了。   「猴儿,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儿?」「我在想啊。」「既然不能让施局长知道这件事儿,我看不如把那小子……」大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大家都不会说出去的。」「不行,大哥,我说了,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侯龙涛一跺脚,「我这就去跟他说说,求他不计前嫌,哪怕他要打要骂,我也只有认了。」   施小龙看到侯龙涛向小屋走来,飞快的往沙发上一坐,「嘶」屁眼儿还是有点儿疼,赶紧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虽然侯龙涛刚刚「救」了他的命,但他心里却没有一丁点儿感激之情,只是在考虑以后该如何利用这个有钱有势的大哥,供自己吃喝玩儿乐。   「施少爷,今天的事儿都是我的手下不对,我已经叫人教训他了,你看咱们是不是可以既往不咎,把今天的事儿忘掉呢?」侯龙涛进了屋,也坐在沙发上,毕恭毕敬的说。   再看施小龙,样儿可大了,一扫刚才半死不活的狼狈相儿,翘着二郎腿,双臂抱在胸前,仰着头,一歪脖子,「你说算了就算了?你是老几啊?我吃的苦你补偿得了吗?」反正知道侯龙涛是抱定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决心来的,当然要在他面前牛逼一点儿,也算找回点儿面子。   「施少爷,你说怎么办,我尽力弥补就是了。」侯龙涛低着头,表面儿上低声下气,心里却在暗骂,「你妈了逼的,你就狂吧,等我把陈倩弄到手,我让你哭都来不及。」   施小龙也不想把这种黑道上的大哥逼得太紧,毕竟以后还用得着他,「行了,别少爷少爷的叫,我听着都彆扭,叫我小龙哥就行了。龙涛啊,你是聪明人,要是不想让我妈知道今天的事儿,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   「一定一定,小龙哥还没吃饭吧?咱们这就回城。」两人走出了仓库,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棵大树上吊着一个人,走到近前,才看清正是满身是血的赵振宇。「小龙哥,要不要我把他埋了?」侯龙涛指了指边儿上的土坑。   「不用不用,这样就可以了。」施小龙赶紧向自己的车走去,小声的嘀咕着:「真他妈是一群疯子。」他可不想跟人命官司扯上关係。侯龙涛跟了过来,「还用小龙哥自己开车吗?麻子,过来。」「太子哥,去哪儿?」「蓟门饭店。」侯龙涛和施小龙坐在后座,麻子在前面开车,还有人开着那辆Benz在后面跟着……   赵振宇被从树上放了下来,有人赶紧给他披上一件大衣。「怎么样?」大胖递给他一根儿烟。「没事儿,就是真……真他妈冷。」「去屋里洗洗吧,这是猴子给你的。」「太子哥说是三千啊,这里有五千吧?」赵振宇打开信封数了数。   「猴子说你干得不错,而且今天帮你的这些小哥儿们也不能白干啊,回去请他们吃顿饭吧。」「谢谢达哥,那我去洗澡了。」「不用洗,不用洗,不就都是红糖水儿嘛,我来给你舔乾净就是了。」棍儿嗲声嗲气的排众而出。「啊!」赵振宇吓的一溜烟儿的跑进仓库里……   「这儿也就是两星儿吧?你要赔罪,是不是应该有点儿诚意啊?」施小龙坐在单间儿里,又开始抱怨。「不要急嘛,好东西在后面呢。」侯龙涛拿出手机,「升哥嘛,我是龙涛啊,我现在就在蓟门饭店呢,你帮我找俩姑娘过来行吗?要最好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施小龙在侯龙涛放下电话后问。「小龙哥就等着乐吧,升哥的姑娘都是一流货色。」「你知道我和陈倩的关係吧,怎么还给我找女人呢?你不是想……」他还真不是一个傻蛋。「男人嘛,逢场作戏是必要的能力,平时玩儿玩儿姑娘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也太多心了。这么跟你说吧,我对陈倩已经没兴趣了,她有了你,就更看不上我,我现在的目标是她的妹妹陈曦。」   「陈曦?我们班的陈曦?啊……你就是那个开奔驰,天天早上送她的男人。」「陈曦跟你是同学?那可太巧了,以后咱们四个人可以一起出去玩儿啊。」侯龙涛又在装傻。「再说吧,我不太喜欢那个女孩儿,要不然也轮不到你了,哈哈哈。」施小龙突然觉得要是有侯龙涛这种人做「朋友」,也是非常不错的。   李东昇来了,还带了两个个子高高的女人。「嗨,升哥。」侯龙涛站起来,迎上去和他握住了手,「最近怎么样?」「哈哈,龙涛,今天怎么有空儿到我的地盘儿上来玩儿啊?嗯?这位是……」李东昇注意到了施小龙。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施小龙,小龙哥,我要升哥带来的小姐就是给他的。」「啊……小龙哥,幸会,龙涛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李东昇向他伸出了手。施小龙连站都没站,打心眼儿里瞧不起这个人,不就是个鸡头嘛,可看他一脸凶相,又不敢不接他的手,勉勉强强的握了一下儿。   「怎么样?小龙哥,对这两位姑娘还满意吗?」李东昇坐了下来。两个女人走到桌前,把大衣向两边儿一分,里面除了内裤,完全是真空的,都是大奶肥臀。「满意,满意。」施小龙连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对女人的兴趣不比任何男人差。   「那就好,升哥,你和小龙哥聊聊天儿,我带她们俩去把房间开了。」两个女人一左一右挽住侯龙涛的胳膊离开了单间儿。「小龙哥,我这两个姑娘都可以干全活儿的,你让她们舔你的屁眼儿,她们也会照做的。」李东昇给自己倒了杯酒。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施小龙想到刚才自己的屁眼儿受了不少苦,也该让它受受照顾了,心里真是痒痒的很。   侯龙涛把两个妓女带进一间客房里,「你们俩好好陪他玩儿,把你们的本事都使出来,最少让他射三次。」「好啊,没问题,涛哥啊,要不要我们先伺候你一下儿啊?」一个妓女淫蕩的说,从刚才男人们的对话中,已经知道了他就是侯龙涛,本以为这么有名的黑道大哥一定是个比李东昇长得更凶的人,没想到却是个俊朗的白面书生,真想一口把他吃了。   「不用了,你们干好我交代的事儿就行了。」侯龙涛指着一个妓女说,「把你的包儿给我。」接过递来的小皮包,把里面的东西全倒在了床上,「这包儿多少钱?」「不值钱,不是真皮的,就是人造革的。」   「好。」侯龙涛从里面用瑞士军刀里的小刀儿在底角上钻了个洞,从大衣的口袋里取出一个微型摄像机,用双面胶纸简易的固定住,镜头正好顶在小窟窿上,再把散落在床上的物件放回皮包里。「涛哥,你这是干什么?」就算是妓女,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让人把接客儿的过程拍下来。   侯龙涛也不回答她,又从兜里掏出两叠钞票,分别扔给两人,「你们什么都不说,我会要升哥不从今天的报酬里抽头儿,你们看怎么样?」一人五千块啊,两个妓女自然是欢天喜地的答应了。把皮包放在电视旁边,对準床上,又用一个女人的薄纱巾罩住,「明天我会来取的。」   「小龙哥,都给你準备好了。」侯龙涛回到餐厅,「608房,别玩儿得太厉害,明早还得上学呢。」施小龙一听,立刻出了门儿,跟李东昇在这儿呆着,真是快没劲死了。可他刚一出去,又回来了,「龙涛,出来一下儿。」   侯龙涛也到了外面,「怎么了?」「我……我……我……」施小龙突然变得扭捏起来。「我来埋单,你不用操心,只管享受就是了。」侯龙涛还是把他想得太好了,以为他是因为没带钱儿而不好意思。「不……不是,我……我是第一次在外面玩儿女人,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规矩一类的。」小孩儿的脸都红了。   「哈哈哈哈,第一次?没什么规矩,你就放开了玩儿吧。」这倒是出乎侯龙涛的意外。「那……那完了事儿用不用给小费啊?」「你愿意就给个一、两百,不给也无所谓啊。行了,快去吧,别让那俩妞儿等急了。」推着施小龙向电梯走去,「对了,我认识陈倩的事儿,你先别跟陈曦说,也别跟陈倩说我在追她妹妹。」   「行啊,行啊,放心吧,咱们已经是朋友了嘛。」施小龙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暗暗高兴,又掌握了侯龙涛的一个把柄,多了一笔控制他的资本。   「龙涛,你别怪我话难听,我这人就是有什么说什么。」李东昇给回到身边坐下的侯龙涛点上烟,「我看那小丫那不顺眼,你怎么会和他混在一起的?还他妈什么『小龙哥』,要是在马路上碰见丫那操行的,我早扁他了。」   「哼,升哥,你真以为我会和他那种公子哥儿交朋友吗?我真正看重的只有升哥你这种豪爽的、懂得江湖规矩的好汉。」「那你是……」「我现在哈着他,是为了我挚爱的女人,等他没用了,看我不整的他无处容身。」侯龙涛已经咬牙切齿了。   「虽然我不明白你的用意,更觉得没必要为个女人花这么大心思,但你是我朋友,我就一定支持你。」李东昇用力的拍了拍小友的肩膀。「好,升哥,明天早上,你把那两个女人留住,大约八点半时我再来这,有话要问她们。」侯龙涛一仰脖儿,把杯里的可乐(哈哈,是可乐,不是酒)灌入了肚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少妇的哀羞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