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六章

美少妇的哀羞 第六章

时间:2017-11-25 当他们玩够了,将小依放下后,她被直挺挺的吊着不停抽咽,站的地方都是刚才自己洒出来的尿,还有一些残留的热汁沿着腿根流下来。   山狗的手臂从身后搂住她,亲吻着她的耳鬓:「在那么多人面前洒尿很兴奋吧!……你不是只爱你丈夫吗?怎么会尿给这么多男人看呢?」   「不要碰我……」小依啜泣的喊着。   她对山狗产生更强烈的惧怕和恨意,被他黏湿的肌肉紧贴,皮肤感到极度的不适。   「不要碰?哈哈……那可由不得你决定!好玩的都还没开始呢!」山狗慢慢缩紧他强壮的手臂,把小依抱得喘不过气来。   「唔……放……开我……」   可怜的小依双臂被吊着承受身体的重量就已相当辛苦,还被他们百般折磨。山狗粗暴的把她柔软的身子拥在身上大肆轻薄,小依感到呼吸愈来愈困难,视线慢慢模糊,窒息的痛苦也渐渐被晕眩取代。   「我一定是要死了……」她脑中盘旋着这个念头。这样再过了几秒钟,小依已经完全失去知觉……   但当她转醒后,却发现自己仍然被吊在屋子中央,山狗正用手指轻抚着她的脸颊。   「醒来啦……你这个样子真美……像你这样的美人,应该由我这种强壮的男人疼你才对……」他无耻的说着。   小依连睁开眼的气力都没了,仍倔强的转开脸不让山狗碰到。   碰了钉子的山狗强忍怒火冷哼一声:「看来你这贱货是还没爽够。」他转头对阿宏和泉仔说:「把她的腿吊起来!要好好的再搞一搞。」   阿宏和泉仔兴沖沖的拿了两捆麻绳过来,抓住小依纤细的脚踝用力捆绑,然后将绳子绕到两边柱子。   「哼……」小依忍不住痛苦的呻吟。   张开的胯股灌入空气,大腿根火辣辣的好像要撕裂似的。阿宏他们将两条美腿拉到无法再张得更开时,才将绳子固定住。在她被绑的过程中,一群男人就蹲在前面欣赏她双腿间火热的湿缝。   「呜……」小依害臊的扭动。   用这种辛苦的姿势被捆吊,令她不得不用力挺直腰身,脚心和脚趾都弓了起来。   「看得好清楚呢!放个镜子在下面好了。」阿宏拿了一面大镜放在地上,映照出美丽的秘境。   「不……」小依用力的想缩回双腿,但除了膝盖可以微微弯曲外,其它部位根本动都动不了。   「动吧!愈挣扎我就会愈兴奋呢!」山狗爱抚着她大腿内侧变态的笑着。   「呜……」小依放弃挣扎的垂下头、咬着唇一直颤抖。   「看!这小妞真的很正点呢!」袁爷伸手到腿根间的三角地带玩弄柔软的耻毛。   「不……不要……」小依拚命的拉紧被张开的腿,挺翘的乳房也在跟着激烈地晃动。   「不要这里,那么这里好不好?」袁爷的手指沿着湿滑的裂缝挖入阴户。   「呜……住手……求求你……」小依被吊成这样已够辛苦了,还要不停的扭腰抵抗男人手指的侵犯。   「干!淫水都滴出来了,嘴巴还说不要!」袁爷一边用手指挖着小依的嫩穴一边说,湿答答的阴户被手指塞弄得滴下热汁,洒在镜子上。   「呜……住手……」小依无助的呻吟和哀求。   而这时泉仔却在小依的下方、前后都架设了V8,远方也架设二台摄影机,要从不同角度拍摄下她被淫虐的过程。袁爷淫笑着道:「把你被玩的样子全录下来,拿去卖应该可以赚一笔。」   「不!……不要这样……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可以满足你们的……可是不要这样……求求你们放过我……要我作什么都可以……可是不要……不要这样折磨我……」小依又羞惭又懊悔的哭着哀求这群禽兽。   山狗搂着她的腰,一双大手在紧致的小腹上轻轻抚擦道:「要你做什么都可以吗?我要你真心的爱上我。但在这之前,我要好好疼你,像你这么美的身体,应该由我这种强壮的人才能给你幸福。」   山狗的大手在小依的小腹往上爱抚,粗糙的手掌又热又湿,让小依全身都浮起不舒服的鸡皮疙瘩,但是她秉住呼吸轻轻颤抖的惊怕模样,在山狗眼里却是无比的可爱。   山狗忍不住张开嘴一根根的含吮小依被捆绑在一起的十根兰指,小依更觉得全身盗汗而胃正在翻腾,忍不住鼓足勇气哀求:「不……不要这样,我想吐。」   山狗听了恼羞成怒,小依的话深深的扎伤他的自尊心,他冷笑一声道:「你想吐?哼!我看你这骚货是想要吧?让我先来给你一点好的……」   他搂紧小依,黏烫的舌头像泥鳅般钻舔她的内耳,同时用尖锐的指甲搔弄她光裸的臂膀内侧。小依咬着唇全身都在颤抖:「啊……好……好痒……好奇怪的感觉……唔!不行……我不能叫出声音……我要忍耐……千万不要再往……那些地方……天啊!救我……」   但是山狗的手指偏偏愈往更敏感的部位移去,当尖锐的指甲搔到展直的腋下时,小依再也无法忍耐。   「唔……嗯!……」动人的胴体不停扭动激烈哀喘。   山狗逮到她的要害岂有放过的道理,十根指甲拚命的括搔她的腋窝和胸侧。   「不……哼……不要……好痒……呜!……」小依激动的喘着气哀求山狗。   山狗暂停手指的动作,轻舔着小依的耳朵问道:「好老婆!那你到底爱不爱我?」   小依只知道山狗的手指只要再进行下去,她一定会疯掉,被绑成这种全身肌肤绷紧的状况下,每一个刺激都是直接传达到神经最末稍,她快哭泣的乞求着山狗:「我……我爱你……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山狗从这倔强美人的小嘴中听到「我爱你」三个字,心头更加兴奋,他浓浊的喘着气,小依美丽的脸庞被他一嘴臭气吹得相当难受。   「好老婆……你爱我……我……我要让你更爽!」说完竟更激烈的吻舔小依的耳洞,停下来的手指继续往腋窝深处搔括,一阵痉挛袭进小依的脑门。   「啊!不……不行……」无法负荷的搔痒令她被吊起来的裸体在空中挣扎。   山狗变态的喘着气,看着小依美丽的胴体已香汗淋漓,她几乎死去的扭动,在男人眼里变成煽情的勾引,山狗不停的在小依耳边说:「我的宝贝……很舒服吧?……扭大力一点……我喜欢看你挣扎的样子……好美……」   小依被欺负得濒临崩溃,神智也开始模糊,渐渐的山狗的手指离开了敏感的腋窝,搔往小依丰满挺立的乳房。   「哼……嗯……」过度的痛苦麻痺后竟产生奇妙的酥麻,山狗长长的指甲从乳房周围向爬山一样一圈一圈的搔往危颤的乳尖。   「唔……」   小依轻闭着双眸,朱唇微启的用力喘息,当山狗的指甲一圈圈划着淡淡的乳晕时,雪白的乳肉在激颤的起伏、被细线缠起来的乳头强烈的期待被捏揉。   「想不想被捏乳头啊?」山狗一边挑逗着小依乳晕带一边问她。   「嗯……」小依俏脸晕红的轻哼一声。   「想还是不想?不说的话,我就一直这样弄!」   山狗一直在她敏感的乳头周围搔痒,小依已经强烈的希望乳头马上被刺激,在情慾的挑逗下乳室里涨满了奶水,使得乳房形状更饱满。   「请你……捏……人家乳头。」小依害臊的轻声乞求。   山狗听了亢奋不已,两根手指捏住红嫩的乳头轻轻扭转。   「哼嗯……」柔软的乳头在男人指腹间快速的立起,小依颤抖的羞喘,连腰身都弯成迷人的弧度。   「舒服吗?还希望被怎么弄?」山狗捏揉着小依的乳尖问道。   她被捆吊起来的手脚已经用力的握紧和弯曲。   「奶……好涨……帮人家吸出来。」小依说着,脸已红到脖子,看起来相当娇羞可爱。   「好……我帮你吸……」   山狗听小依亲口求他帮她吸奶,兴奋的浑身肌肉颤动。手指笨拙的去拉掉一边乳头上缠绑的绵线,但是猴急的动作却使得娇嫩的乳头被粗鲁的扯了好几下绵线才鬆脱,乳头受到刺激的小依无法抑制的娇吟,山狗用二指指节夹着站立的乳头、整只手掌盖在柔软的乳房上轻轻揉着。   「唔……好难受……」小依有点辛苦的喘着气。   「你喜欢被怎么挤奶呢?粗暴还是温柔?」山狗问完她后,就用舌面磨擦她的乳头等她回答。   「温……柔一点……」小依已经被他挑逗得上气不接下气。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山狗的巨掌轻轻的围握住饱满的乳峰,然后顺着光滑的乳肉慢慢的往乳尖压送。   「嘤嗯……」小依仰起脸娇吟一声,双腿用力微弯,几柱白色的奶汁从乳头尖端迸射出来,山狗张大嘴接着吃。   「舒服吗?」山狗舔着嘴边的奶汁问小依,小依羞红脸喘着气点了点头。   「还要吗?」山狗抬起她的下巴问道。   小依轻轻闭着眼,颤声的说:「还……很多……再帮我……挤……」她一颗心也兴奋的怦怦跳,山狗比第一次稍用力的挤她的乳房。   「嗯哼……」小依呻吟的比前次更激烈,温烫的奶汁喷洒到他的口中、还有不少洒到地上。   「用吸的……」小依期望山狗用力的吸吮她发麻的乳头。   山狗一口含住那被奶水温润过的乳尖,「啾啾……」用力吸吮。   「啊……」小依畅快的轻喊起来,被奶水涨痛的乳房,产生又酥又麻的舒服快感,但是奶水还不断的涌满整粒乳室,吸都吸不完。   「另一边……也想要……」小依喘着气哀求山狗。   山狗兴奋的啜着香甜的乳水,小依闭上眼咿咿嗯嗯的呻吟,阿宏此时却拿了一把铁夹子蹲在下面。   「用夹子夹她的阴唇应该会更兴奋吧!嘿嘿……」他压开一根利夹,在小依赤裸的双腿间晃动。   「不……不可以……」小依急得又挣扎起来。   此刻山狗却更用力的吸吮乳头。   「唔……」小依又是一阵酥软。   阿宏趁机扒住她的腿根,夹嘴残忍的往娇嫩敏感的小阴唇咬合。   「呜……」小依痛得连脚心都快抽筋。夹子紧紧的咬住嫩红的花瓣,铁製的质料有点份量,将柔软的肉片稍稍拉长。   「不……不要这样。」小依哭肿的大眼激动的望着阿宏,但是阿宏一点也不受感动。   「一个不够!要多夹几个。」,他再压开一个夹子,夹嘴伸到阴唇的上下方慢慢的合紧。   「不……呜……」小依还来不及哀求,小阴唇又是痉挛的剧痛,泪珠大颗大颗的滚下来,白皙紧绷的大腿根间布满汗粒。   「不要挣扎,愈挣扎会愈痛哦!」阿宏对着不停在抽咽的小依说。   「不要了……求求你……」小依像被严厉处罚的小女生一样哭求着。   但是阿宏仍旧一个一个的把夹子夹上娇嫩的私处,肉缝两侧一共被夹了六根夹子,充血的阴唇被夹子拉成薄薄的肉片。夹嘴并不是咬到肉后就停止咬合,而是仍不停的夹紧,被夹住的部位痛到产生发麻的感觉。   「舒服吧?」山狗抬高小依的下巴问道。   「呜……」小依控制不住的抽咽、颤抖,她已经全身软绵绵的完全出不了气力,任由绳子脚铐吊着她汗淋淋的胴体。   「这夹子后面还有绳子哦!」阿宏嘿嘿的笑道。   咬着唇肉的夹子在尾端都繫着一条小指般粗细的麻绳,阿宏将六条麻绳的绳头缠在一起绑了一个绳球,然后往上拉到小依面前。   「呜……」唇肉被夹子牵扯产生更剧烈的疼痛,小依痛苦的蹙紧眉头咬住下唇、身体没有规律的在抽搐。   「来!张开嘴!自己好好咬着。如果敢鬆开的话我就把这些绳子吊在屋顶,让你美丽的小阴唇扯出血来。」   小依颤抖的摇着头,噙着泪乞怜的看着阿宏,但阿宏仍残忍的把绳球送到她嘴边,小依百般无助的闭上眼,痛苦把嘴张开。   「呜……」才一张嘴,阿宏就把粗糙的绳球塞进来,火辣的阴唇被夹嘴扯咬得疼痛不已。阴户里湿红的黏膜,随着唇肉被扯紧而翻出外面。   「咬住!」阿宏抓着绳子命令她。   小依屈从的咬紧绳球,阴唇又被往上扯紧几分。   「呜……」小依滚着泪发出悲鸣,脚趾头忍不住用力的弯曲起来。   「很好!看,阴户翻的好开!真漂亮。」男人们看着映照在镜子上像血一样红的女性生殖器,兴奋的讨论着。   袁爷蹲下去用强力手电筒照射,阴户内粉红濡湿的黏膜轻轻的在蠕动、阴道和尿道都扩张开来,被夹子扯住的阴唇变成薄薄的肉膜,强光透过后,还看得到里面微细的血管,疼痛和羞耻使的小依激动的一直颤抖。   「把那个东西拿来试试她的骚穴!」袁爷对着泉仔说。   泉仔淫笑着道:「我正準备去拿。」说完就跑到后面去。   不一会儿,他拿着一根大毛笔出来,整枝笔足有半个人的身长,笔头直径也超过十数公分。   「用这个装在她的双腿中间,整遍股沟都可以抚得到!一定会很爽!嘿嘿嘿嘿……」   他们不怀好意的瞧着美丽可怜的小依,小依害怕得直落泪,她想哀求这些人饶了她,但是绳球塞在嘴中说不出话,又不敢吐出来,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阿宏和麦可捧着小依的屁股将她略为抬高,泉仔将毛笔笔直的安置在地上设好的圆洞内,然后小依被慢慢的放下来。   「呜……」不知沾了什么湿滑液体的笔毛触及敏感的阴户,小依不顾阴唇扯咬的疼痛,一直扭动屁股想要闪躲。   「对準放下去!笔头要刚好插到肉洞里面才爽。」袁爷在一旁指挥着。阿宏和麦可一手抓着她的乳房、一手扒开她的臀丘,让无法再挣动的屁股对準毛笔头放下去。   「呜……呜……」放开后,小依像条挣扎的美人鱼般激烈的扭颤。丰润柔软的笔尖一半插入她火热的阴户内,露在外的笔毛抚着光滑的臀沟、一撮还钻入菊花蕊内。   「真过瘾!我快受不了了。」   「是啊!扭得真好看。」   男人们掏出鸡巴,看着小依美丽胴体的扭动在自慰。小依全身香汁淋漓,咬着绳球的小嘴吸不住津汁,唾液一缕一缕的垂落在胸前。   阿宏光溜溜的身体从背后黏近她,双手扶着她扭动的腰肢,一张肥脸贴在光滑的玉背上粗重的喘息:「真好……真好……这女人……真是尤物……」   「呜……」小依哭着直想挣脱阿宏的搂抱,但是动的愈利害、股缝私处就被软毛抚得愈难受,而且根本躲不掉阿宏的蹂躏,他开始吻她美丽裸背上微硷的香汗。   「呜……」她更痛苦的悲鸣。   那可恶的阿宏在此时还舔她的尾骨,根本负荷不了的麻痒使她直翻白眼、仰着脸激烈的喘气……   这样又被玩弄了些许时候,山狗才对宏仔说:「好了!让她休息一下吧。」宏仔兴奋未退的放开小依,泉仔和王叔两人将小依往上拉起,让毛笔离开湿肿的肉缝,山狗从小依口中慢慢拉出被她含得湿润的绳球。   「哼……嗯……」小依的身体上气不接下气的起伏。   其实火烫的阴户里还好痒,但残忍的是两条腿被这样直直的拉开,连想稍微合拢一下、藉腿根磨擦来稍解都无法办到。   山狗抬起小依的下巴,强迫她看着,道:「你是不是很淫贱?想让我在你丈夫面前玩你的小穴?」   小依仅存一丝的气力的从嘴中迸出一句:「乱……乱讲……」   山狗冷哼一声,另一手粗暴的挖入她的私处,再将手掌伸到她眼前,小依羞得想将头转开。但山狗紧紧的捏住她的脸颊,强迫她睁开眼睛,只见两根粗大的手指都是黏滑的液体。山狗淫笑着道:「不想吗?那为什么你的肉洞都是这种黏黏的肉汁呢?」   小依羞颤的反驳:「那是你们……强迫我的……」   山狗冷笑几声,弯下身再捡起一捆麻绳,然后走到她身后,在她诱人的胸前拉紧绳子,用粗糙的绳身轻轻压着乳尖的樱桃磨擦。   「嗯……」小依敏感的颤抖起来,粗麻绳磨擦乳头嫩皮的感觉又刺又痒。   「不……要……」她闭上眼轻喊着。   「嘿嘿……这么敏感还敢说你有多贞洁!看我怎么把你绑成淫蕩的样子。」山狗变态的笑着,绳子一圈圈的在小依柔软的身体上缠捆。   「唔……」小依被绳索勒的喘不过气,乳房上下方都被粗绳绞入,一双原本就很丰挺的乳房,在绳索淫秽的雕捆下更形绷满,彷彿轻轻一压,乳汁就会从红嫩的乳头喷出来。   「舒服吗?看你自己这种骚样!」山狗紧靠在她背后、手伸到前面去捏捻变硬的乳头。   「呜……」小依羞得一直发抖。   袁爷和麦可此时鬆开玉彬脖子上的绳圈,从头到尾看着妻子被他们糟蹋的玉彬已经虚弱沙哑的快叫不出声来,但是心疼、羞辱和气愤使他拚命的嘶吼:   「放开她……你们这些猪……我……我不会放过你们……」   小依被山狗等人残忍的玩弄着,当听到玉彬的声音时,忍不住泪珠一直滚下来。但是这对可怜的小夫妻却步入更淫虐的地狱,山狗的两个黑人朋友像扒鸡毛一样抓着玉彬细瘦的颈子,两三下把他脱的赤裸精光,然后硬把他按倒在地上变成狗趴的姿势。   「你们想做什么?住手!」玉彬挣扎的怒吼抵抗。   但是在两个黑人强壮的手臂下,玉彬像一条可悲的白老鼠。一个黑人捏住玉彬的双颊,迫他张开嘴,接着拿起刚脱下的臭内裤塞进他的口中,用胶带封起他的嘴巴。   「唔!唔!」玉彬涨红着脸,疯了似的想吐掉口中污秽的内裤。   小依活生生看着丈夫受到污辱,心中既愧歉又着急,但也只能不停的啜泣。   一个黑人用一条从屋顶垂下的绳索,在玉彬细瘦的腰上捆了两圈,并在背上打了牢牢的结,然后将绳索往上拉起。   玉彬痛苦的闷哼一声,惨白而细瘦的身体从腰部被稍稍的吊起一点点,但手肘、膝盖还可以碰到地面。玉彬的手脚细瘦的可怜,胸部也都是一根根清析可见的排骨,黑人兴奋的看着眼前苍白赤裸的肉体,黑炭般的大手开始去抚摸他的肌肤。   「呜……」玉彬羞愤的发出闷吼,用尽力气想反抗。   黑人把他的双手扭到背后捆起来,绑好玉彬后,黑人绕到他身后,两只大手抓住他的臀丘用力分开。   「唔!……」玉彬羞愤攻心,脑袋一阵晕眩,一颗黑褐色的肛门口清清楚楚的完全出现在股沟上。黑人兴奋的舔舔嘴,两片肥唇嘴竟凑上玉彬的股沟,湿湿软软的舌头舔起肛门来。   「唔!唔!」玉彬感到一阵强烈的晕眩,说不出来令人厌恶的麻痒从肛门传来。另一个黑人按住玉彬的头,让他的同伴尽情的埋脸在股沟中一口一口的舔,口水沿着会阴部流下来。   山狗狞笑着抬高小依的脸道:「嘿!看看你心爱的男人,他很快乐耶!就像我玩你时你一样的快乐哦!我看他当女人比较适合,你还是跟我比较幸福吧!」   小依无法相信丈夫在她眼前被这样对待,伤心得不知如何是好。   在黑人灵巧的舌头挑逗下,玉彬竟渐渐忍不住喘息起来。被同是男人挑逗,虽然心里厌恶到恨不得去死,但是身体的反应有时无法和心理同等。   黑人拿出一大罐透明的润滑液,开始涂抹在自己粗黑的肉棒和蛇头般凶狠发亮的龟头上。然后也弄了一沱在玉彬光溜的股沟,再用手指涂抹在黑褐色的肛门口。   玉彬心里头开始浮现一股不祥的预感。另一个黑人递了一个挤罐过来,里面也是装满了润滑液,黑人取过来瓶嘴塞入玉彬的肛门,「滋…」一声将大半灌润油挤进他的肛肠内。   玉彬活像只被绑起来拔完毛的家畜,一点反抗的力量也没有,惨白瘦弱的身体痛苦的抽搐。   把他的肛门弄滑后,紫黑的龟头顶上肛门,玉彬的身体反射性的发出冷颤。   「嘿嘿……让我们看看是你的屁眼好,还是你太太的小穴好。」山狗边说边走到玉彬面前,淫笑着说:「刚才让你欣赏你老婆发浪的骚样儿,现在让你老婆欣赏你被玩屁眼的诱人模样。」   玉彬双眼发红的要喷出火来,绝望而愤恨的悲鸣。山狗一把撕下贴在他嘴部的胶带,拉出塞在他嘴里的内裤。玉彬嘴巴一旦能叫出声,便急欲脱口,叫他们住手。   但在他身后的黑人动作更快,肥腰一挺,整条粗黑的肉肠便没入玉彬的肛门内。玉彬「哎啊!」惨叫一声,全身冷汗直冒。   「不……」刚想发出第二声时,粗大的肉棒已经开始抽送起来了。肛门像要裂开般的剧痛,让玉彬张大嘴、手在地上乱抓。   小依看着丈夫被黑人鸡姦,顾不得嘴里的绳球掉出来的失声哀求:   「住手……你们不是要玩我吗?我在这里!你们放开他……」   但是激动的挣扎,使毛笔抚着她敏感的阴户和股缝,小依才叫没几声,又痛苦的喘着气。那令人害臊的地方被笔毛这样刺激,强烈的麻痒使得脚心早都抽筋了!   「喂!怎么不叫了?看你老公现在怎么样了!」山狗抬起她的脸,强迫她看玉彬。   玉彬正被二个黑人一前一后的插着嘴巴和肛门,瘦骨嶙峋的他,已经快晕过去了。   「不……你们住手……求求你……」小依辛苦的喘着气哀求山狗。   山狗嘿嘿笑道:「我看把这些绳子吊到屋顶好了,谁让她又敢掉出来。」他拿起刚才从小依嘴里掉出来的绳球对泉仔说。   泉仔拿了一条勾绳将绳球勾上,然后拿着绳子的另一头爬上工作梯,将它安置在屋顶的滑轮上垂下来。   「这样舒不舒服?」山狗轻轻的拉动垂下来绳子。   「呜……」小依两条美腿用力的想缩紧,阴唇被咬扯得火辣辣、瞬时又痛又麻。   「你丈夫在享受,你也在享受呢!嘿嘿……」山狗得意的玩弄着那条绳子。   他只要轻轻一动,小依就会发出让人销魂的哀鸣,美丽的胴体也会产生剧烈的反应,完全满足男人征服和驾驭的快感。   「交给你玩玩吧!她要是敢不听话就好好处罚!」山狗将绳子交给阿泉,然后走过去,拍了拍他那位正在强迫玉彬帮他口交的黑人朋友,示意他走开。   玉彬痛苦的在地上爬行,而那个用肉棒操入他肛门的黑人,像骑马一样半蹲着顶着他的屁股一路走。山狗扯起他头髮,强迫他抬高脸,然后手脚并用的脱下内裤,展示出他那根又黑又长的肉棍。   「换吸我的。」他把龟头顶在玉彬的唇边。   「唔!」玉彬死也不肯张开嘴。   「你不肯是吧?让你听听小依迷人的声音。」山狗对着阿泉比个手势,阿泉扯动手中的绳子,小依马上发出痛苦的哀鸣。   泉仔兴奋的叫道:「老大!她又尿了耶。」   山狗嘿嘿的笑道:「你还忍心听她哀叫吗?她已经痛到尿尿了!」   玉彬在黑人的鸡姦下,不忍心小依受到更多欺负,终于鬆开嘴巴,山狗硬把龟头塞入他的口中,还喝令他:「用舌头在里面舔。」   玉彬羞恨的快晕过去,但是小依让人心疼的悲鸣使他无力抵抗他们,只好真的在嘴中舔起山狗火烫的龟头。瞬时间,山狗的阴茎在玉彬的嘴中长了起来。   山狗黑脸兴奋得涨成紫红色,淫笑着道:「是!是!就是这样吸,等会我就用你吸大的鸡巴来玩你老婆的小穴。嘿嘿!很有成就感吧?我的鸡巴在餵你那可爱的老婆时,我会提醒她是你帮我舔大的哦!」   玉彬悲愤欲绝,但一点力量也使不出来,只能可悲的让两个黑鬼前后玩弄。最后,黑人在他的肛门内射出浓精,山狗也把湿亮的巨棒从他口中拔出来。玉彬两腿开开,虚脱的倒在地上,鬆弛的括约肌中间流出白白黄黄的黏液,大约是精液和粪便的混合物在一起流了出来。   山狗走回来,对着不断在娇泣的小依说:「你老公爽够了,接下来又轮到你了!」   小依悲恨的闭着眼睛激动地颤抖,王叔和泉仔此时却拿了两桶浓浓的乳浆出来,用毛刷沾上刷在小依美丽的脚掌上。   「哼……你们要作什么……」   小依感到脚心搔痒难奈,但一挣扎起来,阴唇又产生剧痛,而且那根抚着股缝的大毛笔也残忍的在肆虐。   「呜……住手!」小依已经忍耐到全身汗黏黏的快要休克。   他们仍然仔细的在她的脚趾缝间涂上浓浓的乳浆,她以为这已经是最难熬的痛苦了,但是更残忍的却还在后面。阿宏从后面拉出二条德国狼犬,这二条狗显然久未进食,一闻到乳香马上要往前扑,阿宏费了好大的劲才拉住它们。   「现在让狗来舔你的脚心,包管你很爽!」山狗对着害怕直发抖的小依说。   「不……求求你……不要……」又急又怕的小依,连想要怎么乞求都想不出来,只是一直掉着泪,激动的重覆着那句话。   「多弄一点!它们很饿了。」山狗对王叔和泉仔说。   小依两只玉足都被白色的乳浆裹满,阿宏鬆开狗的颈环,狗「呜」的一声扑上小依,抱着被淋上奶油的美丽脚ㄚ狂吞猛舔。这二条畜牲的牙齿已经被磨平,吃东西只能用舔的,加上又被饿了几天,因此一闻到奶油香味自然扑上去猛舔。   「呜……不……不行……啊……」可怜的小依敏感的脚心痒得全身冷颤,脚踝又被拉得紧紧的,连闪躲都办不到,加上股缝间的软毛抚弄、阴唇被夹子咬扯的痛苦,使她沉沦在最痛苦的淫狱。   「啊……停下来……」美丽的胴体已经向后仰,腰身出现激烈的弧线。   「很舒服吧?特别为你準备的服务呢!」   山狗和一群男人兴奋得连吞口水都忘了,两眼血丝直盯着小依辛苦扭颤的美丽肉体。舌头是野兽最常运用进食的器官,因此一般野兽的舌头比人更灵活,加上它们的舌头体温比人类高,因此当这些肌饿的狗儿快速的舔在敏感的脚心和趾缝时,小依已经快要神经错乱了。   「住……住手……呜……停下……来……求求……你……」   小依甩乱了长髮不停的哀求,身体曲线却越来越撩人,全身用力抵抗麻痒和疼痛的状况下,使的乳房和腰身的线条更紧致,两条修长的腿也顾不得一切的弯扭,汗汁裹满她美丽的肌肤。   「呜……」小依到后来已经快要痉挛了。   王叔却又提了一桶稠稠的液体出来,他嘻嘻的笑着道:「这一桶会让你更兴奋。」   原来是一桶更黏稠还有乳酪颗粒的奶脂,阿宏和山狗先拉走那二条狼狗,王叔缓缓的在小依二只脚上都倒下乳脂,黏稠的乳脂黏满脚掌和趾缝每一吋肌肤。阿宏和山狗再度放开狼犬,这又黏稠又有颗粒的乳脂,显然的强烈得刺激了狗儿更大的食慾,它门疯狂的用舌头没头没脑的吞舔。这一次的乳脂相当黏腻,要舔起并不容易,大狼狗的舌面有较大颗粒的舌蕾,它们卖力的舔在小依柔软的脚心上。   「呜……不行……救命……啊……」小依整个人悬空吊着激烈的扭动身体,她已经快把嘴唇咬出血来,从脚心到小腿肚都在扭屈抽筋。   「把她的嘴塞起来!免得咬伤自己。」袁爷对着山狗说。   山狗捏住小依的颚骨,随便捡了地上男人脱下的袜子和内裤塞进她的嘴里,然后再用绳子绑住她嘴巴。   「呜……」   小依连喊都喊不出来,身体不禁挣扎的更激烈,双手紧紧的握住绳索,白嫩嫩的乳房上下晃动。被毛笔纠缠的阴户和股缝愈来愈麻,连被夹子咬扯的阴唇也开始有快感,硬生生的要强逼她的身体达到高潮。   袁爷又拉出了一条狼犬,阿宏挖起一团奶脂,一手搂住小依挣扎的腰身,一手将奶脂抹在她柔软甜美的乳房上。   「呜……」小依不停的扭颤。   袁爷将手中的狼犬一鬆开,巨大狼犬马上扑向小依赤裸的身体,用两只前脚紧紧的锢住纤细的腰肢,狗嘴埋进奶香的乳肉中用力舔上面的奶脂。   「呜!……呜!……」   小依拚命的挣动,但身体被牢牢的吊在空中展开,根本躲不过三条狗舌的侵犯,富弹性的乳团在狗儿有力的舌头舔舐之下不停变型。   狗舌头上的舌蕾粗暴的磨擦立起的乳头,小依被强烈的煎熬和快感折磨得几乎休克。阿宏索性将奶脂淋在小依的酥胸上,狼犬更用力的向前抱住她的身体用力舔。狗儿滚烫的腹身紧贴她胯下和腹部上下磨蹭,因不断磨擦而勃起的阴茎在上上下下的动作中碰触到小依火烫的湿缝,虽然只在入口处进出,但这种刺激已让阴户产生快感。   「呜……」   小依无法思考是否应该有这种感觉,只知道肉缝像火烧一样又麻又痒。深入阴道内的笔毛只会让黏膜更充血,需要有又硬又粗的东西塞进去,那狼犬愈舔愈兇猛,乳房被舔得像波浪般上下起伏变形,狗的口水流遍她身体。   在场的男人看得眼睛都喷出火焰,只觉得那两粒乳房似乎愈舔愈有弹性,乳头颜色也更娇艳。   「呜……」突然见小依身体激烈的抽动,奶水竟被狗舌舔出来。   在场男人都被这极度淫乱的一幕震撼得张大嘴巴,每个人的胯下都挺得又涨又硬。   「再来一条好了!」泉仔又再拉出一条狼狗。宏仔将装置在小依双腿中间的毛笔移走,将乾净的奶脂涂满她的大腿根、股沟和秘缝周围,狼狗从后面舔起她下体的奶脂。   「呜……」小依的腰臀激烈的扭动,狗冰凉的鼻子碰触她敏感的肛门和的唇肉,湿烫的舌头伸入阴户内舔吃硷腥的黏汁。   「呜……」小依的身体已经弯成激烈的弧度。狗舌比人舌更灵活也更长,而且像条烧烫的软铁棒一直钻入阴道内,小依的背脊流下一道道的汗汁。   「放她下来,让狗儿舔个够吧!」山狗对阿宏和泉仔说。   于是他们解下小依将她放在地上,再将她的手腕分别和脚踝捆在一起,一边的手腿高高吊起,直到肉缝和肛门都完全暴露出来才固住,然后在她身上淋满奶脂。四条狗儿开始在她美丽的胴体上狂舔,连鼻头都快埋入阴户里面。   「呜!……」小依被捆绑在地上激烈的蠕动,手腿都被拉开绑住,使她只能任由这几只野兽侵犯。   「来了!这小妞快丢了的样子!动的好利害哦!」   「呜!……唔!……」小依的身体用力绷紧,高潮使得她连脚趾都握起来。   狗一直舔到她高潮结束,尿又泊泊的流下来,山狗和泉仔才将四条狗拉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富翁们的乱伦